风声鹤唳.

瞳耀/东水仙/诚楼/台楼/双毒/楼春/狗带cp毕/all苏/朱尹/周尹/林秦

sci谜案集鼠猫同人视频。
白羽瞳x展耀。
裙下之臣。
有自行车。
胡乱剪的剧情啊啊啊啊就当祝贺七夕!

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9548102

【省男】太阳花(BE)


⚠️CP:苏三省单箭头李小男
⚠OOC有/苏略病态精神不好注意



“我在家里养了一盆太阳花,每天都给它浇水,定期翻翻花土,等着它把花开得更漂亮。”

“但是昨天晚上,花死了。”

我把它从小花盆里连根拔起,拦腰折断,扔在地上用皮鞋碾碎。

花汁在地板上渗下深色的印记,如同干涸的血迹,实为诛心。

我一直深深喜欢着的,未属于过我的太阳花彻彻底底的死了。

我亲手杀了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结束了。
李小男死了。

苏三省的手还是控制不住地颤抖。
他这双手曾经沾满了鲜血,日本人,汉奸,同僚,从来不觉得自己的手有血腥气,他是恶鬼,吃人的世界里杀人才是恶鬼的保身之道,同样,他也没为死人流过眼泪。
沾了鲜血的手,拿不算低价的洋香皂洗洗就干净了。
可现在他觉得这双手洗不干净了。
这个人的血比以前杀死的所有人的血更让他恐惧,让他想要流泪,让他害怕黑夜里的噩梦,让他害怕梦回的痛彻心扉。
他立功了。
李小男死了,他把李小男杀死了。

她不是共党的间谍,她也不是三流的小明星,她是他在黑暗深处看见的光,是他一直深深喜欢着的,未属于过他的太阳花。

太阳花死了,恶鬼一辈子都困在了自造的囚笼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苏三省站在窗前,雨点越发越急促的打在玻璃窗上,令人作怖。

他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李小男,也是在一个这样的雨天,他带着一身湿寒的雨雾,如同一只贸然闯入的阴冷水鬼,所有人都带着虚伪的笑容,大约李小男的笑也不真实,但他却仿佛只能记得李小男伸出的手里,递给他的那一方洁白柔软的帕子,和太阳花一般的笑容。

他颤抖的手强装优雅地点上一颗廉价的烟,缭绕的惨白烟气模糊住冰凉的窗,指尖那一方红点时现时灭,他吸一口香烟,吐出烟圈,却又想起什么似的,松了手把那半截香烟丢弃在地上,锃亮皮鞋三两下碾灭红点。

兴许是这屋子里烟味太大了,他怕李小男不喜欢。
于是他推开窗子,豆大的雨点挟着疾风几乎是顷刻就刮倒了窗台上的那盆太阳花盆栽。

“砰”的一声如裂帛,而后无声。

苏三省听来却恍若惊雷,他猛地拔枪打开保险,疯了一般对这一地的碎片和那株根茎还裹着土块的太阳花连开数枪。

瓷盆碎片连同支离破碎的花,散落的火药末子和金属弹壳,还有一地烟灰同那半截香烟,都散作一团尘埃。

一发弹夹打空,他似是有些平静了,扔下手中空枪,俯身在一片狼籍里捡起唯一一片尚还完整的花瓣,扯出一个称得上儒雅的微笑,他盯着手心那片花瓣,声音温柔的仿佛是在同情人低语。

“我的太阳花死了,你凭什么还活着?”

他攥拳又松手,也不知这揉碎的花瓣上的一片殷红,到底是花汁还是抠破掌心渗出来的血。

李小男死了。
他的太阳花,也死了。

【季谭】约x引发的二三事(三)

【预告:我的车咕咕了嘿嘿嘿,8要打我,我一定会补上的!!!真的!!不然你们就把我抓走炖鸽子汤!!】
【约x二三事(二):http://2568586615.lofter.com/post/1d5495fb_f861be6

谭宗明价值千金的大脑飞速运转,思考了几秒钟之后就得出了正确结论:要用强制手段推了季白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,基本可以忽略不计。

尽管他的身手也不差,身高也微微占那么点儿优势,但和作为警察的季白一起,还是没什么可比性。权衡再三之下,谭宗明先生决定退出这场稳赔的赌局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在这个搂搂抱抱的尴尬姿势里,谭宗明稳了稳呼吸,朝季白露出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:“季白啊,我突然想起来我和美国的一个项目组还有个视频会议要开,要不我们今天就算了吧,以后有机会再约?”说完即刻准备抽身开溜。

“谭总,你的行程安排还真挺特别。”季白嘴上搭话,心下缺暗道可惜,还是太急了点儿,还没拐上 床呢,这老妖精就想跑,看来是没法儿再扮小白兔了。

谭宗明也知道这借口实在拙劣,但凭他这么多年商场纵横的经历来看,季白多半会顺理成章走这个好下的台阶,省得双方都尴尬。于是老谭溜得更心安理得了,大长腿一迈就准备下楼回别墅。

季白扯出一个看起来心平气和的微笑:“盖了戳的事儿,反悔也来不及了。”然后他两步跨到谭宗明身边,长臂一捞卡着老谭的膝盖窝就把人打横抗在了肩上。

别看季白瘦,力气可不小。谭宗明电光石火刹那之间陷入了茫然,以前只有他这么扛着小嫩 模的份儿,现在被扛着的换成了他,这种角色转换让他一时之间有些懵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停车做 爱枫林晚
求求大家放过我
我过两天就写呜呜呜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等我们的谭总第二天中午迷迷糊糊从床上醒来,感受到不可说部位的酸痛,才知道大局已定,什么也挽回不了他只上不下的名头了。

季三端着熬好的粥进来。

谭宗明越想越生气:“季白,作为一个警察,你不知道在当事人不愿意的情况下与其发生性 关系的行为叫做强 奸吗?你一个警察还搞知法犯法这套?”

“谭总,首先这不是强 奸,是约 炮,你情我愿,其次,我没搞什么这套那套,我们昨晚做爱我内 射,一个套也没用。”

谭宗明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流氓了,直到今天,不,是从昨晚开始,他才见识到季白这款新颖别致的伶牙俐齿还会强 奸的流氓。

此刻老谭内心:我$&#%*¥…

大家好,我这个咕咕鸡又来了。
今天我去b站吃粮(试图让自己动笔)。
然后看的有be和he。
然后我有以下反思:

我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玻璃渣写手了。
不应当随随便便就让主人公be死掉。
应该让他们生不如死才更虐啊(?
嘿嘿x

我先写周一围x尹正还是先写赵爵x展色儿?

准备写周一围x尹正。
有没有梗推荐一下?我今晚就动笔。
保证不咕咕咕!!!

我真情实感的问一下大家。
如果这篇我拉灯开车(约等于没车)。
我会掉粉么??
我会挨打么??

【毕苏】贪欢

#一晌贪欢,欢后无欢

毕忠良给苏三省讲过一个故事。

“苏队长,你知道吗?蜘蛛捉了小虫并不会马上吃掉,而是将它困在网上,引诱其他的猎物,有些不够聪明的猎物就会为了这点蝇头小利而自作聪明,进而自投罗网,最终成为蜘蛛的盘中餐。”

“你说你,是真的聪明,还是自作聪明呢?”

苏三省没说话。

因为他说不了话,两股细麻绳拧成的绳结卡在他嘴里,系在他脑后,他被迫张着嘴,口涎把麻绳支棱着的细小麻丝打湿。

他知道,毕忠良想说他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,他就是故事里自作聪明的猎物,而毕忠良,就是收了网的蜘蛛。

他试图讨要利,讨要情,毕忠良尽数全给,等他当真爱上了女人,妄图抽身而退,毕忠良就收网,将他扼死在困境里。

苏三省和毕忠良喝烫口的花雕那一晚,他知道毕忠良对他有不言而喻的隐秘意思,他顺水推舟,不拒绝,更不抵触,他想要往上爬,借着这样的暧昧作踏板,爬的更高。
他给毕忠良买过舶来的领带和昂贵的袖扣,甚至他和毕忠良在饭店客房的大床上做 爱时,他还说过“我爱你”。
精神上的享受,肉体上的贪欢。

直到他遇见李小男,他觉得李小男是特殊的,是不同的,是可以有未来的。
他开始给李小男送玫瑰,送红宝石的奶油蛋糕,然后再是送她回家。
毕忠良不说,他也不说,暧昧还是照旧的昧,爱也还是照旧的做。

他以为毕忠良不知道,或者知道了也不在意,所幸便一晌贪欢,晌晌贪欢。

等他贪够了欢要走,才发现自己已经深陷囹圄,想走也走不掉了。


这是毕忠良的私宅。
这是他的牢笼。
他还是和毕忠良在大床上旖旎,床是华美的床,被褥是绣着鸳鸯的被褥。
毕忠良每一个挺身,苏三省腕上的铁链子就发出沉重的叹息,他不想叫,也叫不出来,毕忠良的手把他的喘 息和叫声都封存住,他只有战栗的高 潮和哭红的眼角。

毕忠良总会在欢后抱他,耳鬓厮磨,像是最亲密的爱人一般。

“三省,你这欢愉,贪得还够欢吗?”

一晌贪欢。
此后欢后再无欢。

今天没更文的原因

看木下的吃播看的流口水了…
真实哭了鸭…
我有没有老毕可以吃,也没有季三吃。
算了,遂,睡觉。